虚拟数字人的尽头是带货?

2022.07.30
look

743

浏览


在电影《银翼杀手2049》里,虚拟数字人joi就像真实存在的好朋友一样每天陪伴男主吃饭聊天,引得无数观众羡慕不已:什么时候我也能有这么一个“好朋友”就好了。


如今在资本和技术的推动下,虚拟数字人走出电影进入现实世界。不过和电影里“陪伴型数字人”设定不同的是,目前大部分数字人似乎都以向娱乐进军为目标。

近两年无论是在小红书一夜爆火的超写实数字人AYAYI,还是在抖音仅凭一条视频涨粉数百万的“美妆捉妖师”柳叶熙、亦或是通过参加节目而被熟知的国风虚拟偶像翎等等,无一不是借助社交媒体火遍全网,火速出圈,然后呢?

从当下大环境不难看出,目前虚拟数字人较为成熟的商业模式即商业代言,无论是具备真人相貌的超写实数字人如阿喜、AYAYI,亦或是二次元外形的虚拟偶像A-SOUL、赫兹等,商业代言都已成为其最终归宿。

以在抖音“一条爆火”的虚拟捉妖师柳叶熙为例,其首发视频通过美妆、捉妖等情节打造“会捉妖的美妆达人”人设,在“虚拟数字人”热度的加持下,引发众多网友围观讨论。一夜间涨粉百万。而出圈后的柳叶熙火速开始了自己的商业代言之路,至今已接下vivo 、小鹏汽车等多个广告合作。

除了柳叶熙外,前两年在小红书一夜爆火的超写实数字人AYAYI也是品牌虚拟代言人中的核心成员之一。自在小红书因一张照片爆火后,AYAYI的商业代言之路就再没停下来过,娇兰、保时捷、蒂芙尼等都是其合作对象。

诚然,作为新生事物,虚拟数字人在一定程度上能激发大家的新鲜感和好奇欲,而相比于真实的艺人代言,虚拟偶像不仅能实现24小时无休工作,在代言风险上也比较可控,能相对减少因明星艺人口碑崩塌而为为品牌带来的风险和损失。

但不可忽视的是,虚拟数字人毕竟是依靠技术而存在的虚拟形象,真实与虚拟之间的二元对立成为其商业代言中不得不正式的一个问题。例如,此前国风虚拟数字人翎_Ling在小红书安利某款口红,称其“滋润不干”引发一众网友质疑讨伐:“AI知道口红质感吗、AI试色和真人上嘴一样吗?”“数字人还是不要代言化妆品、护肤品了吧。”

在真人代言产品时一般会通过自己的使用感受来介绍产品,不仅能对产品进行具体而形象的描述,还能进一步增加用户对产品的可信度,但虚拟数字人毕竟不是真实的人类,无法真正使用产品,自然也无法对用户“感同身受”。

带货释放了虚拟数字人的部分商业价值,但虚拟数字人不应当也不能能只做一个漂亮的花瓶,被商业带货所束缚,在商业之前,他们还有更多的价值等待探索。

like

1

icon

分享

icon

相关推荐

《斗罗大陆》唐三两城生日应援灯光秀来袭,以光为剑打破次元壁
like

《斗罗大陆》唐三两城生日应援灯光秀来袭,以光为剑打破次元壁

此生不悔入唐门,三哥,生日快乐!

560

线下人次达

3480

线上曝光量

点亮小蛮腰AR灯光秀!红旗新能源与美好同行
like

点亮小蛮腰AR灯光秀!红旗新能源与美好同行

“红旗品牌将All in新能源,并全域推动所有车型的电动化。将一心一意、全力以赴,开足马力、勇往直前奔赴在新能源汽车的新赛道上。”

456

线下人次达

8675

线上曝光量

连续点亮9城,全国联动灯光秀共庆复旦EMBA20周年校庆
like

连续点亮9城,全国联动灯光秀共庆复旦EMBA20周年校庆

日前,是复旦大学EMBA项目成立二十周年,学院携手上海地标媒体运营商—地标马克,在几天时间内陆续点亮旗下9城热门地标灯光秀,用全国联动的灯光秀表演庆祝复旦大学EMBA项目顺利走过二十年,同时也向我国EMBA教育致敬。

809

线下人次达

4566

线上曝光量